文化建设
首页 >> 企业文化 >>文化建设
遗憾,也是一种美丽
发布时间:2020-4-16 9:28:1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22

每逢父亲忌日,一个久远的梦便常常萦绕在我心头。回老家--------一个期盼已久的梦,一个在心头喷薄欲出的,仿佛马上就要实现的梦,却总是昙花一现,在我近五十年的生涯中终究未能实现。故乡,一个美丽而熟悉的名字,却不知道它到底是何样?它到底在何方?

记得儿时,那个魂牵梦绕的名字-----老家是多么具有诱惑力!父亲,一个拉一辈子平车的搬运工人,从小就给我灌输老家的思想:在解放前动荡的战乱时期,他的父亲带着兄弟三人,是如何相依为命,靠仅有的八个花生米从山东滕县一个叫瓦裕的村庄一路乞讨到徐州,爷爷被飞机投放的炸弹炸死,叔叔误喝毒水而亡的凄惨故事。解放后,共产党让穷人翻身做了主人,他在平车队当了一名人力脚夫-----平车工人。他还告诉我做人不能忘本,更不能忘根,忘记祖宗;更要知道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无论我走到那里?心中终究要有根,不能数典忘祖。那时候,老家在我印象中是一个美丽的童话:一颗大柳树下,有一个乱石围的土墙,土墙中有一个茅草屋,奶奶经常在那里播麦糠…….那时,我总想回老家,爸爸也一次次地对我说:“等我不干了,卖了平车和大杠,我就带你们回家…….

大杠和平车卖了,父亲不久也过世了。我也十岁了。十岁的我似乎突然明白:父亲就是“大杠”父亲就是“平车”,“大杠与平车”它们就是父亲--------浓缩的身影,由于母亲在我十个月时就过世,我们姐弟四人就全凭着父亲的大杠,踏出衣食住行,蹬出一个美丽的世界。殊不知,它们就是父亲的命根子,大杠卖了,平车也卖了,父亲也走了;他带着遗憾对我们说:“我要带你们回家,回家……”

十年很快过去了,父亲和母亲依然长眠与母亲的故乡。临别时,父亲带着遗憾的说:“把我送回家,把我和你爷爷奶奶埋一起……”的声音久久压迫着我每一个神经。父亲,原谅你的不孝儿吧,因为他不想打搅了你们美好的睡梦

又是十年,长大成人的我们由于各自忙于工作,忙于生活,回老家的念头也渐行渐远,老家是何样?老家还有没有亲人,也无人知晓……

再一个父亲忌日,大姐又一次勾起了那个迷人话题,一年又一年,就这样一拖再拖,老家终未能去成。但每逢父亲忌日,大姐虽然祥林嫂似的“重复那个话题,但终究因各种原因,始终未能去成……”

老家,是美丽的,遗憾也是美丽的;虽然带着几分伤感,但是它总是散发出神秘的气息。没有回成老家,我可以自由想象老家的样子,描绘他的美好,使它成为我心中的圣地。也许一旦成行,遗憾不复存在,那个美好的梦境,那份神秘就会破灭,老家也就成了不复存在的话题。

遗憾是美丽的,我愿终究保留着这份美丽的遗憾!

新维

徐随意


上一条:《黑鸟》
下一条:没有啦!